關於部落格
葛吉夫動作.神聖舞蹈/ 修習之旅 / 課程

  • 157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推薦] 雲門舞集 水月

去年去印度上神聖舞蹈的時候,一天早餐,曾是現代舞舞者的老師Amiyo喜孜孜向我們宣佈,晚上要看很棒的舞劇DVD,她讚嘆道:「絕美」。晚上把電視搬出來,一放,我訝然發現:這可不是我們台灣的雲門嘛!
 
這是我與水月的初遇。每一個畫面、構圖、舞者動靜之間,寧靜中蘊含極大的動之流,每一個分子都是美。極至的減法,最後的美卻以平方傾瀉而出。我感到沐浴在至大的美與流動的寧靜中。從此以後,我都將水月歸成客觀藝術的實例:觀者幾乎眾口一詞,至美讓人心生感動。
 
至大的美與流動的寧靜一直是神聖舞蹈帶給我的感覺。去年和Yakini等一小票朋友為葛吉夫冥誕做神聖舞蹈的小小表演,討論舞台設計和服裝的時候,我心中強烈地想:要是能傳達出水月的感覺,極致純淨的美感,我的願望可就實現了!大家就能知道神聖舞蹈為何這麼觸動我。猶如各種藝術形式的表現,等到內在狀態和外在技巧都能夠結晶,最終不只舞者沐浴在寧靜與美中,也能傳達到觀者亦然。
 
大大推薦雲門舞集三十五週年秋季盛宴公演:水月 + 花語。大家多多去看,讓心靈沐浴洗禮,更支持好的藝術!本文圖片和以下引用文轉載自雲門舞集網站(
http://www.cloudgate.org.tw/)。



[引文]   《水月》創作於一九九八年,今年正好滿十週年,迄今在歐、亞、澳、南美及北美洲演出一百二十九場,被認為是雲門舞集九O年代藝術顛峰的經典舞作。

紐約時報選為2003年最佳舞作。歐洲舞蹈雜誌評價認為:「它對亞洲舞蹈進化的重要性,絕不亞於威廉佛塞的法蘭克福芭蕾舞團對歐洲古典芭蕾的影響。」

歷經十年之後,《水月》依然有著綿延不絕的後續力,林懷民以「欲罷不能」來形容此作品目前在國際上受歡迎的程度,《水月》的國際邀約目前已預約至二O一一年。

《水月》以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的慢板樂章入舞,在水聲潺潺黑白映照的舞台上,舞者以柔軟如草、飽滿圓熟的肢體緩慢流動,悠遠靜謐,美不勝收。這支舞在雪梨奧林匹克藝術節、法國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及紐約下一波藝術節等重要藝術節裡都被當地媒體選為「年度最佳節目」及「最佳編導」。


十年之後,林懷民再度挑戰巴赫這部大提琴經典。「《花語》宛如是《水月》的前傳」,林懷民表示,兩支作品有著同樣的音樂血緣,但《花語》擷取的是其中的快板樂章,輕快的風格與《水月》的沈穩氣質截然不同。過去幾年中,《水月》和《行草》三部曲都是黑白的,《花語》可說是他這十年來最色彩繽紛的一支作品。

《花語》起用雲門舞集年輕舞者來表現 生命的燦爛與飛揚,舞者們終於很開心不再屈膝蹲馬步,有了身體可以騰躍伸展的「跳舞」,做出漂亮的飛翔舞姿。
但對舞者而言,最困難的就是如何在花瓣上跳舞,塑膠材質的花瓣讓舞者容易滑倒,所以劇場技術人員必須不斷嘗試增加花瓣的摩擦力,以確保舞者安全。

《花語》的靈感來自去年雲門舞集到葡萄牙演出時,在辛特拉近郊山頂的佩南宮外,林懷民看到落了滿山遍野的紅茶花,花瓣依然新鮮美麗,生命卻已跌入春泥,心中浮起紅樓夢裡秦可卿吐露的天機警語:「三春去後諸芳盡」。紅樓文學裡描繪華麗早逝,繁華落盡的生命省思,促使林懷民編創這支「傾聽花魂私密絮語」的抒情之作。


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是所有大提琴家夢寐挑戰的作品,雲門《水月》從首演時即採用以色列大提琴名家麥斯基於1985年灌錄的版本,最重要的原因是麥斯基採用了沒有人嘗試的慢速度,而這恰好呼應了林懷民《水月》的沈緩與厚度。

根據雲門舞集的紀錄,《水月》已有近五年未在台灣做全版演出,但由於頻繁的國際演出與高度的評價,卻是雲門知名度最高的作品舞碼之一。《水月》十週年的特別演出裡,雲門舞集也首度邀請大提琴名家麥斯基現場演出,時隔二十餘年,麥斯基對巴赫這支作品的詮釋也與過往不同,音樂與舞蹈的現場過招,會使這支作品擦出什麼樣不可預期的火花,這也是雲門舞者十年來最大的《水月》挑戰,現場演出僅限九月二十九、三十日兩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