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葛吉夫動作.神聖舞蹈/ 修習之旅 / 課程

  • 156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四道與神聖舞蹈的基礎介紹

人活著,有幾個不同的中心在同時運轉:身體、情感、頭腦。傳統上,宗教為了達到至高無上的意識狀態、人類存在的本我,有三種途徑,而這三種途徑分別透過在這三個不同的中心上面工作,來達到此一目標:


一、 苦行僧之道,透過身體,譬如痛苦的身體姿勢。
二、 僧侶之道,透過奉獻,也就是情感,讓所有個人的慾望都向上帝的愛臣服。
三、 瑜珈行者之道,透過知識,也就是頭腦。


然而這三種都只有在一個中心上工作,譬如苦行僧之道不在情感和頭腦上工作,而瑜珈行者之道不在身體和情感中心上工作,使得人並沒有同時均衡且和諧地發展成長,而且這三種道路都必須出世才能修行。
葛吉夫的工作奠基於所謂的「第四道」系統。之所以叫做第四道,是因為它同時在人的三個中心上工作,讓人達到「和諧的發展」,而且修行者繼續平常的生活,「生活在世界中但不屬於世界」,適合各種類型的人。


葛吉夫的工作裡,除了在自己身上工作的知識及系統外,最重要的就是「葛吉夫動作 (Gurdjieff Movements)」,在台灣以「神聖舞蹈 (Sacred Dances)」聞名。




神聖舞蹈(葛吉夫動作)Gurdjieff Movements


葛吉夫在追尋神秘知識的過程中,由亞洲各地學得了儀式性的舞蹈動作,加上他自己後來的創作,目前所謂的神聖舞蹈或是葛吉夫動作約有一兩百支。此外後人又創造了難以計數的練習舞,為正式進入神聖舞蹈的先備練習。經過後人整理,所有的動作粗分為以下幾類:


必修第一系列 (First Obligatory Series)
必修第二系列 (Second Obligatory Series)
39 系列 (39 Series)
托缽僧之舞 (Dervish Dances)

女性之舞 (Women’s Dance)
乘法與九宮圖之舞 (Multiplication and Enneagram Dances)
祈禱與儀式 (Prayers and Rituals)
協調練習 (Coordination Exercises)
民族舞 (Folk and Country Dances)
練習舞 (Preparatory Exercise)


其中「托缽僧之舞」的來源為蘇菲,一般為男性之舞,陽剛有勁、俐落矯捷,如同戰士;「乘法與九宮圖之舞」體現以九宮圖體現宇宙的科學法則;「祈禱與儀式」的來源為葛吉夫探訪過的各古明;女性之舞則側重女性特質的寧靜、輕柔、輕巧、流動。39系列為葛吉夫的創作,可說是他融合了所有舞蹈動作後,將自己的創造力發揮到最高點的作品。幾乎所有的舞碼都有固定的音樂,有的在在吉夫在世時與受過嚴格西方音樂教育的鋼琴家湯瑪士˙德˙哈特曼共同譜寫,也就是葛吉夫哼出他記憶中的或是想要的曲調,哈特曼再譜寫為以西方樂理為基礎的音樂,共有交響樂和鋼琴的版本。此外有的音樂是葛吉夫去世之後才由哈特曼譜寫的。



這些舞碼和動作有兩個目的。一是傳達奧秘的知識,葛吉夫認為神聖舞蹈在幾千年前,本質上是一種溝通的模式,是一種宇宙性的語言,有它自身的文法、詞彙及語義用法。每支舞都是一本書,每組動作、旋律都是一個語句,每個手勢或姿勢都是一個字──雖然沒有所謂公定的葛氏姿勢字彙。二是提供一種方法,讓修習者能夠進入內在和協的狀態,可以說是一種有藝術形式及藝術語言的靜心,是透過動作的手段深入內在靜心的狀態。任何只要多少能靜坐、願意延展自己的覺知狀態的人,都可以練習,不需舞蹈基礎。




葛吉夫認為在一個成年人的生活中,會做出來的姿勢是有限的;因為姿勢有限,所以也困在相同的想法或情緒裡,人活在慣性與機械性之中,沒有新東西、改變。而練習葛吉夫這些動作的人,會發現要想做出完整的動作及要求,就必定經歷到自己無法再屈從於本來的慣性,進而發展出細膩、整體性的覺知與注意力,人必須非常歸於中心、非常「在」,以及同時鍛鍊身體、頭腦、情感三個中心。當這樣的整合發生,舞者會進入一種和諧的狀態,有一種神聖的感覺。此外,當練習者做出要求的動作,會對自己有一種全新的感覺,彷彿看見不一樣的自己。葛吉夫的這些動作,又為「客觀藝術」。所謂客觀藝術,與主觀藝術相對:


客觀藝術                                主觀藝術


有意識的。                               無意識的。

藝術家非常清楚創作的                  只是被創作出來。
理由與作品的成效。

觀賞者多少經驗到相同                  觀賞者隨自己的自由聯想決定意義。
的感受與狀態(程度則
隨個人心靈發展度而異)
 

完全按藝術家的意思發展。              偶然且意外。

為照亮真理服務。                       為藝術家個人的自我表達服務。

源頭為客觀的意識。                     源頭為藝術家的自由聯想。

例:金字塔、聖母院、宙斯              例:畢卡索。
神殿、巨石群等。
 


此外葛吉夫動作又稱「動作的科學」,因為特定的動作能帶出特定的靜心效果、或是來自存在的品質,像是寧靜、覺知、戰士精神等。且因為這些動作都來自於高意識層次的大師或是源頭,所以我們在俢習的時候講求動作的精準,如同前人傳下來那樣往下教,以確保代代的俢習者都可以經驗當初動作創造的目的。



雖然葛吉夫來自一個不同的文化傳統,但最終也可以說這套途徑教人「一心不亂、活在當下」。佛教說「正念」,原文為samasati,也可以說是「記住自己」,奧修與葛吉夫都講記住自己。只不過神聖舞蹈有明確的形式,是高等意識者創立的儀式、舞碼及動作,具體地幫助我們朝這個方向前進,甚至有藝術的形式與內涵。



練習舞幫助我們將內在確立一種去蕪存菁的結構,將我們的內在狀態準備好。好比一位聲樂家,學會了樂理、音準、技巧、呼吸之後,內在確立了一種結構,接著怎麼唱都好聽。接著其他的舞碼不管是動作還是內涵,都可以讓人領略到宇宙的法則、生命不同面向的品質、來自大我的精神,深深地進入自己,放下自我,連結高我。


 


                                                                                     

兩段引言


莎士蔓夫人:「有三股力:身體、頭腦、感受。除非這三股力變得一致、均衡發展且和諧,否則和更高層次的能量之間就無法有穩定的連結。『工作*』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為這個連結做準備,這就是工作的目標。更高層次的能量想要降臨,但卻無法降臨到身體的層次──除非你工作。你唯有工作,才能實現你的目的、參與宇宙的生命,賦予你的生命意義和重要性。否則,你只自大地為自己存在,你的生命沒有意義。」
*the Work,譯注:葛吉夫將他的途徑慣稱為「工作」
*莎士蔓夫人(Madame de Salzmann)在葛吉夫死後掌管法國葛吉夫基金會,是神聖舞蹈最重要的指標人物之ㄧ。
摘自Heart Without Measure,p.176,Ravi Ravindra著,Morning Press 2004年出版。



Jessmin Howarth:「……透過動作*的練習,人會有一些體驗,這些體驗讓身體和感受直接地領悟工作的概念;如果沒有這個工具,工作的概念可能只會流於理論而已……。我們也會在自己身上發覺許多到目前為止沒預料到的可能性。我們發現人可以將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可以有時候『清醒』,對自己有全面性的感知,……那種頭腦的安靜、身體的覺察、感受的興趣可以統合在一起,帶給人更完整、有注意力的狀態,這時生命力變得無拘無束,你對更高層次的影響力敏銳而敞開。因此,人必須品嚐生命可以如何不同。因為這一點,動作對我們來說是神聖的,我們也嘗試盡可能地讓它們和第一次傳下來時一樣純粹,不受扭曲和迷信。」
*譯注:指神聖舞蹈
*Jessmin Howarth於1924-開始在美國和歐洲帶領神聖舞蹈,直到1984年逝世。
資料來源:Howarth, Jessmin. “It’s Up to Ourselves”. A mother, A daughter, and Gurdjieff: A Joint Memoir by Jessmin
and Dushka Howarth, 20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