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葛吉夫動作.神聖舞蹈/ 修習之旅 / 課程

  • 156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討厭的神聖舞蹈(Haridasi的分享)

下午2點半, 窗外陰鬱, 但鳥兒可沒有因此而心情不好, 輕快的啾啾聲不斷傳來…; 全身痛, 身體主幹有骨頭的地方都疼, 不知是因為昨天的嗡靜心? 還是昨晚聽太多母親的垃圾? 接近截稿日了, 關於戈齊福神聖舞蹈的經驗分享, , 一點線索也沒有..




神聖舞蹈, 參加過幾次? 讓我數數看或許56次吧, 不確定!? 不是很喜歡這個東西, 稱呼東西合理嗎? 好吧, 或許有點情緒在裡面, 還不是完全接受這種靜心方法, 稱它是靜心合理嗎? 它是否是種靜心方法? 自己並不真的知道, 好啦, 挑剔, 它就是一種自己不知道是什麼的舞蹈形式.




是開始靜心的第一或第二年吧, 看到DM上一張照片, 許多像機器人一樣站姿的人出現在照片上, 一陣嫌惡感充斥腦門, 這什麼碗糕啊?! 才剛剛接觸靜心的自己對於身體可以自由舞動感到雀躍歡喜, 好不容易擺脫乖巧、循規蹈矩、僵直的身體公式在那個剎那看見照片裡整齊的動作姿勢強烈的厭惡感非筆墨能形容; , Anurag就是有三寸不爛之舌, , 也或許就只是自己意志不堅, 連自己的厭惡感都無法忠誠以待, 就在一個週末午後體驗了這種機器人之舞….




天哪, 已經不記得當時的情形, 只留下一個挫折的印象, 挫折得想死掉, 中途就逃出那個褟褟米空間, 窩在大廳沙發裡睡死, 並且發誓再也不來參加這種呆板、強制性、無聊的鬼舞蹈.




在一個刻意設計、創造出來的課程裡
, 我可以選擇逃開, 但在生活裡, 在老天設計的大格局裡任誰有孫悟空般的技法都逃不出如來的五隻手指頭, 生命裡的挑戰從來不會心軟, 不會心疼說你是個手無扶雞之力的弱女子, 困難總是不斷出現, 只有兩種可能, 一個就是死掉, 死掉的人就不再會有麻煩找上門, 另一個就是面對麻煩, 超越它. 為人母者, 沒有權利, 更真實的是沒有勇氣去死, 所以, 只剩下一條路 => 超越它; 說得比唱的好聽, 那有那麼容易? 我需要一些練習, 練習什麼? 還不是很清楚, 或許是種可以讓自己強壯起來的方法吧?!




陸續在不同團體裡接收與體驗關於覺知的訊息, 對於這兩個中文字開始有些微認識, 接著在一次DM裡再度看到神聖舞蹈課程, “結晶這兩個字吸引了注意力, 背棄了過去的誓言, , 再次嘗試進入課程細節已經不清晰了總是跟不上Priya的動作, 總是記不得動作, 當身體有兩個部位要一起動作時就會像十字路口糾結的交通, 完全混亂, 頭腦像吐出來的嘔吐物般惡臭、糜爛. 不過, 第二次, 帶著僵硬疼痛的身體和迷惑抱怨連連的頭腦, , 堅持到課程結束. 接下來的一次, 記得自己笑了當看見自己動作錯誤時, 進步了, 放鬆多了, 只是結束時下背部還是酸疼; 還記得有一次正對自己身體的協調性感到滿意時, Priya玩起數數, , 完全弄不清楚他們在玩什麼, 當場自我放棄的呆滯在原地.




一次一次下來, 漸漸對這種舞蹈產生興味, 主因可能來自於最近一兩次課程裡某支舞蹈的經驗, 在舞蹈裡融入音樂、身體動作的同時也經驗到空間、寧靜與整合, 一種像是清晨寧靜湖面與天光共織的美麗境界安靜柔和同時蘊涵力量. 我想這美妙感受並非憑空得來, 而是透過一次次與自己的虛弱面對面, 是這舞蹈可敬的一面吧! 在看似機械化簡單的動作組合所創造的小小空間竟能將自己的弱點毫不保留的誘發出來, 但又因跼限於這小小的動作空間, 不得不赤裸裸的與之為伍, 無處可逃, 妙的是, 當一整個下午與自己的虛弱在一起, 虛弱就再也不是虛弱了. 幾次自己津津樂道的經驗是, 舞蹈中看到, 批判在, 身體動作也在, 挫折在, 平靜也在, 好似黎明時分黑夜與白天交會, 月亮在, 星星在, 漸淡的黑幕與初露的晨光同在, 喜歡這個經驗帶來的驚奇, 打破以往要不就high翻天, 要不就沮喪到動彈不得的極端經驗, 粉享受這樣新鮮的組合.




期待下一次課程… Priya能再帶那支舞-正方形的祈禱很可愛的名字這時, 頭殼裡有個作嘔的表情, 總是如此和平之日何時會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