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葛吉夫動作.神聖舞蹈/ 修習之旅 / 課程

  • 156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這改變了一切

儘管有這些理論上的知識,我自己一開始時卻經驗到對這些練習有很大的抗拒,這些練習總是稱為「動作」,葛吉夫堅持這是他教導裡一個根本的部份。




每當我看到一群學生在練習這些我所謂的體操時,都有一個強烈的印象:這些是次等的工作形式,對於那些智性有限的人極有益處。這些人會對他們所做的事極有熱忱也是自然的,但我肯定屬於另一類的學習者。




這個印象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即使當我克服了自己的拒絕,開始練習之後也還是如此。在我的身體有能力稍微跳脫我的其他部分所加諸於它的限制力,並感知到這些練習與舞蹈的力量之前,我必須大量地專注工作。唯有在那些時刻裡,我才可能以我認為比較令人滿意的方式做出要求的動作。




我又花了更久的時間,才對動作所引發的奇妙煉金術有具體的身體經驗。我內在有未知的能量通道打開,打破屏障,使得我的能量慣常流掉的凹槽變得平滑。









我開始了解這些動作多面向的本質。起初,它們好像只是注意力的練習,但它們也可以被看作是一種語言,因為它們有象徵性的姿勢和其他的手勢、姿態、位移,呈現我們平常的心智難以覺察的宇宙法則,甚至超越我們目前了解的範疇。有些動作似乎頗為清楚地提供了一種傳遞知識的方法,這些知識是理性的思緒無法捕捉的,比人們平常所能觸及的層次更高。你可以感覺到一種煉金術般過程在你內在發生,不只給你「道」的驚鴻一瞥,更能驅使你朝那個方向前進。




在這些動作上工作時,剛開始唯一的問題是建立正確的姿勢、動作順序、以及同時發生的位移。在這個階段上,注意力必得專注在必須做出各種不同動作的許多身體部位上,可能是同時,也可能是快速的轉換。這就夠難了,但很快又需要另一種努力──將一己能成就的最細膩的注意力之品質轉向,把自己當成一個整體做全面性的感知。有很長一段時間,你對於這個額外的要求必然會做得非常笨拙;然而,注意力的加倍努力確實偶爾會出現,隨之而來的是品嘗到稍縱即逝的自由之感,不管時間多短,都是如此地令人難以忘懷,使人迫切地一再追尋。




這樣的工作一旦成為可能,動作就不再只被頭腦意象的暗示所掌控──反而有賴於自這個更活躍的注意力層面所躍升的對一己之準確的感知。現在你可以說,動作是「透過」我而不是「由」我做出來的。這改變了一切。




文字:摘自Working with the Movements,見The Pursuit of the Present, Two River Press1980Henri Thomasson着。Priya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